4001-386-178

故障代码

约克空调维修 > 故障代码 >

“统一教”将被彻查,即使解散也难根除,出现同情枪杀安倍嫌犯的“山上女孩”

当前栏目:故障代码/发布时间:2022-10-20 21:33:12发布者:编辑部来源:约克空调维修中心点击:
“统一教”将被彻查,即使解散也难根除,出现同情枪杀安倍嫌犯的“山上女孩”

作者丨关珺冉

编辑丨漆菲

标价100万日元的褐色大理石弧状瓶子、400万日元的佛堂黑底白色摆设和400万日元的黑色封皮“天圣经”经书,是宗教团体“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原名为统一教会,简称“统一教”)贩卖的“灵物”。

10月17日的日本国会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在野党立宪民主党国务对策委员长山井和则原打算出示上述“证物”,“让大家了解(统一教的)真实情况”,最终却没能获得理事会的认可,执政党自民党以“不知物品真假”为由予以拒绝。

今年7月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不幸遇袭身亡,42岁的犯罪嫌疑人山上彻也当场被捕。他向警方供述杀害安倍并非出于“政治动机”,而是因其对“统一教”的怨恨,演变成对安倍的杀意。

2022年8月29日,日本东京,一名民众从“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即统一教)东京总部的招牌前走过。

这之后,“统一教”与自民党右翼派系之间的关系受到密切关注,并导致日本对安倍政治遗产的重新评估。自民党9月初发布的内部调查结果显示,近一半自民党国会议员与“统一教”有牵连。

这让首相岸田文雄被架到舆论的火炉上。日本富士新闻网(FNN)10月15日至16日的最新民调显示,岸田政权的支持率仅为40.9%,创下执政以来新低。调查显示,近九成日本受访者认为自民党没说清其与“统一教”的关系。

为了挽救民望,岸田终于下令彻查“统一教”。10月17日,他指示文部科学大臣永冈桂子根据《宗教法人法》,对“统一教”涉及贩卖“灵物”等问题进行调查。负责日本宗教事务的文部科学省透露,依据该法行使调查权限尚无先例,若能实现将为首次。该法存在可以解散宗教的相关规定,视调查结果可申请解散命令。

2022年10月17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发言。他当天指示文部科学大臣永冈桂子,对统一教涉及贩卖“灵物”等问题进行调查。

考虑到新兴宗教在日本的长期存在,自民党与“统一教”之间政教勾结的内幕也仅仅被揭开冰山一角。

“统一教”或失去宗教团体地位

无法与前首相安倍一起埋葬的,是围绕“统一教”的种种事端。

10月17日的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答辩席上,经济再生担当大臣山际大志郎左顾右盼,一副焦躁不安的样子。近段时间,关于他与“统一教”关系的问题正在发酵。10月初,山际大志郎刚刚承认四年前在“统一教”主办的会议上见过“统一教”头目韩鹤子(原教主文鲜明的遗孀)。在野党因此要求他引咎辞职。

原以为山际大志郎会成为当天答辩时被攻击的目标,没想到先被奚落的是自民党政调会长萩生田光一。他刚发言完,就有议员起哄道:“你是‘统一教’的人!”

“统一教”受害者高价买的“灵物”

岸田在当天接受答辩时承认,截至9月30日,政府窗口收到超过1700件关于“统一教”金钱纠纷的问题咨询。这一次,他强硬表态称:“我认为有必要推进行使质询权的程序,我会让文部科学大臣迅速着手。”此前,岸田政府多次以宪法保障的“信教自由”为由,回避解决这些诉求。

9月8日,自民党公布了与“统一教”有关联的议员调查结果。该党379名国会议员中有179人与“统一教”有过交集,占自民党议员人数近一半。自民党还公开了与该教“关系密切”的121名议员的姓名。

例如,众议院议员斋藤洋明和参议院议员井上义行两人,接受了“统一教”有组织的选举支援和动员;首相辅佐官岸信夫、政调会长萩生田光一等17人,在选举中接受了“统一教”相关人员的支援;原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等29人,接受了“统一教”相关团体的捐赠;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总务大臣寺田稔等49人,则向“统一教”相关团体支付了会费。

10月25日,日本文化厅将组织专家进行首次会议,制定行使“质询权”的基本思路。

1988年至1995年,被联合国认定为恐怖组织的奥姆真理教在日本制造了一系列恐怖主义事件,日本政府于1996年在《宗教法人法》修正案中加入“质询权”的规定,允许政府要求涉嫌违反法令的宗教法人团体提交运营情况报告,并进行质询。

这也是日本政府首次行使“质询权”。对此,“统一教”驻日相关负责人10月17日回应称:“我们将慎重对待下达的指示。如果有正式的调查委托,我们将认真、诚实对待。”

日本共同社预测,随着调查进行,预计“统一教”或将在日本失去宗教团体地位,不再享有税收优惠,但仍能作为一个实体继续运营。日本过去曾解散过两个宗教组织,一个是1995年发动东京地铁沙林毒气袭击的奥姆真理教,另一个是曾在和歌山县一带以“驱魔”为名实施诈骗活动的宗教组织“法之华三法行”。

在日本,新宗教(也称新兴宗教)是明治维新之后出现的宗教教派,多数由佛教、基督教等衍生而来。其中,较有影响力的新宗教包括创价学会、天理教、幸福科学等。有着“宗教大百科”之称的日本对新宗教的管理极为松散——根据日本文化厅的统计数据,截至2020年,日本有超过18万个宗教团体,信教人数超过1.8亿,比日本同年的人口总数1.26亿还多。这说明一些日本人同时信奉多种宗教。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王新生向《凤凰周刊》评价道,日本宗教和政治有着密切关联,因为教会力量是政治动员的重要组成部分,政治家需借助宗教团体来稳定自己的票田。而新宗教更加追求现实利益,因此吸引了那些生活困难、思想困苦、身体有疾病的社会边缘群体。“正因为社会底层的问题难以解决,他们才需要寻求新宗教的安慰和寄托,从而使得新宗教层出不穷。说到底,这是一个社会问题,而不仅仅是宗教问题了。”

在王新生看来,日本下令解散奥姆真理教后,其后续团体依然取得了宗教法人资格。“对于‘统一教’,日本政府或许会下达严格禁令、进行处罚,甚至解散宗教。但‘统一教’在日本各地都有支部,想彻底根除不太可能。”

9月底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国葬”在褒贬不一的舆论声中落幕。

盘点自民党与“统一教”的交往

这一次,岸田表现出对“统一教”严厉的态度,但其彻查的决心备受质疑。

早在10月16日,各大媒体就收到岸田政府“考虑调查‘统一教’”的消息。次日的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面对在野党接二连三的提问以及要求实施解散命令的请求,岸田只是重复回答“我已经指示过了”。

“他大概是想以此来逃避追责吧。”前参议院议员有田芳生批评道:“岸田先向媒体泄露消息,再在会议上表态,给人一种‘调查正在进行的感觉’。但岸田政府和自民党干部一向对‘统一教’的解散命令予以否定。”在有田芳生看来,这次的调查不具有强制力,“关于文科省会就什么项目进行调查也不清楚,感觉只是为岸田政权‘拖延时间’而已”。

王新生认为,岸田的举措,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作用。“一半自民党议员与‘统一教’有关联,如果深挖只会暴露其中更多联系。岸田急需给民众一个交代,来挽救其低迷的支持率,最终能彻查到什么程度令人质疑。”

一直以来,自民党议员对待“统一教”问题时,都是一副“轻描淡写”的态度。

10月17日在预算委员会答辩席上,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举手致意。

7月底,自民党总务会长福田达夫在记者会上回应说,“问题出在哪里,我不太清楚”,在网上引起巨大反响。9月底,众议院议长细田博之两次以书面形式进行解释,并承认“统一教”曾表示“会在选举中支持他”,并承诺“从现在起不会与任何可能存在社会问题的组织有关联”。然而,这样的表态并没能让国民信服。

山际大志郎在自民党的调查报告中模糊了“出席相关团体会议”的具体内容,经外界指认,这是“统一教”在东京主办的一次会议。事后,他辩解道:“我本来打算那样报告,但是报告的方法错了。我向大家道歉,今后会改正。”

根据共同社10月初的舆论调查,对于自民党公布的“统一教”与所属议员关系的调查结果,83.1%的人认为“说明不够充分”。大部分人表示,依然搞不清楚“统一教”与自民党议员的“真正关系”。

安倍遇刺后,不少媒体提到安倍家族与“统一教”的密切来往。1964年,“统一教”在日本取得宗教法人资格,但传教速度缓慢。为了拓展日本市场、打入政坛,“统一教”在1968年成立反共组织“国际胜共联合”,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也是该组织的成员,与“统一教”创始人文鲜明的关系十分密切。

安倍本人也延续了这一家族关系网。2021年9月12日,“统一教”及旗下组织“天宙和平联合”(UPF)举办“THINK TANK 2022希望的前进大会”,安倍在视频演讲中大力吹捧“统一教”与韩鹤子。

截至目前,很多自民党议员都出席过“统一教”的活动并致辞。仔细查阅这些发言,不难看出一些端倪。

例如,细田博之曾于2019年10月出席“天宙和平联合”在名古屋的国际会议,他在发言中提到:“正是在韩鹤子的倡议下实现的这一国际领导人会议,意义非凡。我想马上向安倍首相报告今天会议的内容。”

2019年10月,细田博之出席“统一教”旗下组织“天宙和平联合”(UPF)在名古屋的国际会议。

日媒认为,因为他知道在会议上提到安倍的名字,“统一教”方面会很高兴,才做出如此发言。从中不难看出,自民党议员和“统一教”是“共存”关系。

在自民党议员的众多致辞中,最为突出的是议员、前防卫副大臣山本朋广的发言。

2017年5月,山本朋广作为来宾出席了“统一教”在东京举行的一场活动,直呼韩鹤子是“真母亲”,这是“统一教”内部对韩鹤子表达敬意的称呼。他当时说:“托您的福,安倍政权迎来第五个年头,得到了‘长期稳定政权’这样的评价。今天是母亲节,我比大家早一步,先给‘真母亲’送上康乃馨。”

事到如今,山本朋广就当初的发言辩解道:“我不太了解韩鹤子的韩语读法,所以向相关人员请教了英文爱称。”

日本出现同情凶犯的“山上女孩”

因憎恨“统一教”而枪杀安倍的山上彻也,目前已被移至大阪拘留所,正在接受精神鉴定。

据悉,山上彻也的母亲从1991年开始信奉“统一教”,并用已故丈夫的生命保险金和房产收益等向“统一教”捐款约1亿日元。一家人就此穷困潦倒,最终母亲于2002年破产。

安倍遇刺不久后,“统一教”相关负责人召开记者会宣称:“山上的母亲捐款数额不菲”,并表示2005至2014年已经退还5000万日元,并暗示将会继续退款。不过,山上彻也的母亲通过熟人向“统一教”表达了此前捐款是信仰的证明,并告知教会方面自己没有要求退款的想法。

媒体还曝光了“统一教”以各种名目强行征收捐款,导致信徒生活困顿的案例。据悉,“统一教”号召信徒们捐献全部财产,并将非法筹集到的钱款委托专人送至韩国。过去30多年来,“统一教受害对策律师联合会”一直为这些受害者进行辩护。据该律师联合会介绍,“统一教”主张“灵感商法”,意思是“要想消除灵界地狱中祖先们的痛苦以及保障后代的安全,必须(向教会)购买有灵性的东西并进行捐款”。“这些信徒家庭子女的大学入学率非常低,有些家庭的孩子甚至都吃不饱饭,因此引发很多问题,最终造成家庭破裂。”

近期,在日本社会出现的将山上徹也视为偶像的女孩。

随着这类信息不断被披露出来,日本社会弥漫出对山上彻也成长经历同情的气氛,一些人更表达了对其枪击行为的理解。

据山上彻也的伯父介绍,在他所在的大阪拘留所,除了用挂号信的方式寄送现金外,网友通过网上寄送服务,不断向山上彻也寄送食品、衣服、书籍等慰问品,总价超过百万日元。拘留所放不下的点心则用纸箱送往山上彻也的伯父家。

9月10日是山上彻也的生日,当天相关词条登上日本推特的热搜,众多网友在词条下祝他生日快乐。与此同时,日本网络签名网站“Change.org”还展开了“要求为山上彻也减刑”的签名活动。截至10月19日,该网站已收集到超过9000个签名。有留言写道:“别说减刑了,即使无罪释放也没关系”“放任邪教集团与政界联系的国家和社会都是不好的,我认为他是受害者”。

安倍9月底举行国葬之际,以安倍遇袭为题材的电影《REVOLUTION+1》在东京多家影院上映。“门票全部售罄,现场观众150多人,座无虚席。”一位男性观众向媒体回忆道,“涩谷的会场,观众约三成是女性,让我很吃惊。虽然她们不全是‘山上女孩’,但这部作品确实受到了大家的关注。”

在安倍国葬之际,以安倍遇袭为题材的电影《REVOLUTION+1》在东京新宿、涩谷等地上映。

他口中的“山上女孩”,指的是那些将山上彻也视为偶像的女生。“纤细的体型、修长的眼睛,妥妥的‘盐脸’(五官没那么深邃、长相温和)帅哥。”一位30多岁日本女性如此形容山上彻也。

她还同情地说,“如果他的家庭条件没问题,头脑又聪明,一定会考上心仪的大学。现在应该在社会上工作了,说不定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的确,他做了不该做的事。但是,这是放任‘统一教’的结果,我们应该批评那些参与那个不正经宗教团体的政治家们。”

“我们应该有一种危机感,可能出现像追随革命领袖一样追随山上彻也的人。”立正大学犯罪学教授小宫信夫提醒说,要警惕模仿者的出现,“因为对社会不满,一定数量的人对所谓的‘革命’抱有期待感。能够夺走前首相安倍这一具有权力象征人物的生命,山上彻也对他们来说是一个英雄形象。”

在网络签名网站“Change.org”还展开了要求山上徹也减刑的签名活动。

网站首页|产品中心|服务范围|服务案例|故障代码|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Copyright © 1968-2013 售后服务热线4001-386-178,约克空调维修中心自成立以来紧紧围绕"专业化"的服务标准,以"我用心,你放心"的服务精神促进企业发展壮大,为用户提供约克空调维修,风管机清洗,加氟,移机拆装等售后服务。 服务区域: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成都、杭州、重庆、武汉、苏州、西安、天津、南京、郑州、长沙、沈阳、青抄岛、宁波、东莞、无锡、舟山、九江、龙岩、佛山、福州、哈尔滨、济南、温州、长春、石家庄、常州、泉州、南宁、贵阳、南昌、南通、金华、徐州、太原、嘉兴、烟台、惠州、保定、台州、中山、绍兴、银川、柳州、绵阳、乌鲁木齐、潍坊百、镇江、扬州、桂林、唐山、三亚、湖州、大庆、宜昌、呼和浩特、廊坊、洛阳、大连、清远、衢州、盘锦、厦门、合肥、盐城、临沂、江门、汕头、泰